今天是: 学习宣传实践捍卫发展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传播共产主义真理。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文献
发展新生事物和限制资产阶级法权
作者:社员都是向阳花    发布时间:2013-7-21    浏览:2256

发展新生事物和限制资产阶级法权 

        

   作者:梁效(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大批判组)


    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把资产阶级法权当做他们的命根子,拚命保护;把有利于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的新生事物看作眼中钉、肉中刺,必欲去之而后快。在他们去年刮起的右倾翻案风中,特别猛烈的一股风,就是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涌现的革命的新生事物的攻击,对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的革命措施的攻击。在回击右倾翻案风的伟大斗争中,我们必须弄清发展革命的新生事物同限制资产阶级法权之间的辩证关系,从路线上分清是非,这对于我们认识社会主义时期阶级斗争的规律和特点,搞清楚列宁为什么说对资产阶级专政,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在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激烈斗争中,社会主义的新生事物源源涌现出来,有如烂熳山花,开遍祖国的各个角落。这些革命的新生事物是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的崭新成果,是亿万群众生气勃勃的伟大创造。它们从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的各个方面限制了资产阶级法权,加强了无产阶级在上层建筑领域对资产阶级的全面专政,有利于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


  
    社会主义新生事物对资产阶级法权的冲击和限制,在不同的阶级中引起了完全不同的反响。无产阶级和广大革命人民无不为之欢呼,满腔热情地支持。资产阶级及其在党内的代表人物一见到新生事物破土而出,就象看见洪水猛兽一样惊呼狂叫起来,千方百计地摧残。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抛出“三项指示为纲”的修正主义纲领,反对以阶级斗争为纲,反对党的基本路线,反对批判和限制资产阶级法权,攻击革命的新生事物,向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反攻倒算。到底新生事物对资产阶级法权的限制是好得很,还是糟得很?应当支持还是应当反对?这是一场搞马克思主义还是搞修正主义的原则争论。


  
    社会主义社会是“衰亡着的资本主义与生长着的共产主义彼此斗争的时期”。一方面,社会主义社会还带有它脱胎出来的那个旧社会的“痕迹”,还存在着资产阶级法权,存在着旧的传统观念和习惯势力,它“从各个方面用陈腐的死亡的东西包围新鲜的、年轻的、生气勃勃的东西。”另一方面,包含着共产主义萌芽的新生事物在斗争中蓬勃生长,它从各个方面冲击和限制着资产阶级法权,荡涤着旧社会的“痕迹”。


    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新生力量同腐朽力量之间的斗争不会停止,以新事物代替旧事物的社会变革不会停止。大力扶植和发展革命的新生事物,限制资产阶级法权,逐步地铲除滋生修正主义的土壤,是无产阶级专政的一项重大无比的历史任务。


  
    在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注意调整人们的相互关系极为重要。 正确处理领导和群众的关系,使广大干部和群众打成一片,吸收工农群众直接参加国家管理,各级领导班子实行老、中、青三结合,干部参加集体生产劳动,这些都是从人与人的关系方面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的重大革命措施,是保证领导权掌握在无产阶级手中的带根本性的大事。


    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后,列宁就曾指出:“无论如何要打破这样一种荒谬的、怪诞的、卑鄙的、龌龊的陈腐偏见,似乎只有所谓‘上层阶级’,只有富人或者受过富有阶级教育的人,才能管理国家,才能管理社会主义社会的有组织的建设。”


    文化大革命以来,一大批在文化大革命和批孔运动中涌现出来的优秀青年被选拔到各级领导岗位。他们大多来自基层,来自工农兵,来自三大革命运动第一线,富有革命朝气,善于联系群众。他们担任领导工作后,“当官不象官”,劳动人民的本色不变,手上的厚茧不退。许多老干部焕发了革命青春,做到了能上能下,能官能民,满腔热情地支持和培养新干部。这些革命行动,是对资产阶级法权和旧的传统观念、习惯势力的深刻批判,是对剥削阶级的“上尊下卑”、“官贵民贱”的等级制度的否定。


    遵照毛主席光辉的“五·七”指示,广大干部分期分批进“五·七”干校,共同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批判修正主义,积极参加生产劳动,用汗水洗刷旧思想的灰尘,发扬革命战争年代那种同志之间的平等关系和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实行老、中、青三结合和举办“五·七”干校,等等,在人与人的关系方面限制资产阶级法权,使广大工农群众直接参加国家管理,使国家管理人员直接参加生产劳动,克服官僚主义,防止修正主义,坚持无产阶级生活作风,反对资产阶级生活作风,使领导权不仅在名义上,而且在实际上掌握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和广大的工人、贫下中农手中,这对于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所有制, 巩固和加强无产阶级专政,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对于老、中、青三结合,特别是对于青年干部参加各级领导班子,对于吸收工农群众直接参加国家管理和企业管理,对于“五·七”干校,等等,都极为不满。他们千方百计要维护论资排辈的等级制度,制造种种借口排斥和打击新生力量。他们根本不把人民群众看作国家的主人、企业的主人。他们反对从各方面对人与人关系方面的资产阶级法权加以限制,就是为了复辟资本主义所有制,为了夺取政治上、经济上的领导权。对他们这种复辟倒退、反攻倒算的言行,我们怎能不坚决反击!


  
    为了使上层建筑其中包括各个文化领域更好地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发展的需要,必须坚持开展思想文化战线的社会主义革命,不断破除资产阶级法权思想,努力扩大共产主义思想的宣传。文化大革命以前,在文化、教育、卫生等领域里,刘少奇一伙疯狂推行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极力巩固、扩大和强化资产阶级法权,使资产阶级法权思想大肆泛滥。资产阶级法权思想同反动的孔孟之道,同旧的传统观念、习惯势力结合在一起,严重腐蚀着人们的灵魂。


    在这种妖风的毒害之下,有些人把文化知识、文艺创作、医疗技术等等看成是向人民索取高价的商品,追求什么“三名”、“三高”,追求什么“专家”、“权威”的头衔,争名于朝,争利于市,甚至堕落成新资产阶级分子。广大工农群众则被拒之于文化教育阵地的大门之外。文艺领域成为修正主义毒草丛生的场所,学校成为培养资产阶级精神贵族的“摇篮”,卫生部门只是为城市少数人服务。这种状况如不改变,势必导致资本主义复辟。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从文化教育阵地开始的,它以疾风暴雨之势猛烈冲刷了封、资、修的污泥浊水,使这些领域的面貌发生了深刻变化。


  
    在毛主席革命文艺路线的指引下,以革命样板戏为标志的文艺革命,不仅使工农兵的英雄形象昂首阔步地登上文艺舞台,而且使广大文艺工作者遵照毛主席关于“必须长期地无条件地全心全意地到工农兵群众中去,到火热的斗争中去”的伟大教导,深入工厂、农村、连队,向工农兵学习,为工农兵服务,“演革命戏,做革命人”。工农群众的业余创作和演出活动蓬勃开展,从户县的农民画,到小靳庄的赛诗会,工农兵文艺的朵朵鲜花放出夺目光彩。


    文艺革命有力地推动了文化普及,促进了文艺工作者世界观的改造,冲击了文艺领域根深蒂固的资产阶级法权和资产阶级法权思想,使文艺成为“无产阶级总的事业的一部分”,“不是为饱食终日的贵妇人服务,不是为百无聊赖、胖得发愁的‘几万上等人’服务,而是为千千万万的劳动人民,为这些国家的精华、国家的力量、国家的未来服务。”(列宁:《党的组织和党的文学》)


  
    在毛主席教育革命路线的指引下,工人阶级占领上层建筑领域,领导斗、批、改;大学从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中间选拔学生,学几年以后,再回到生产实践中去;学校实行开门办学,使教育同沸腾的社会联系起来;广大教师同学员一起到工厂、农村参加生产劳动,走上同工农相结合的道路;工农兵学员毕业后自觉要求到农村,到边疆,到最艰苦的地方,到党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誓做反修防修的坚强战士;上海“七·二一”工人大学、辽宁朝阳农学院、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和大寨学校的先进经验,在全国各地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这些新生事物的蓬勃生长,标志着一种崭新的无产阶级教育制度,正在通过各种试验,逐步建立和巩固起来。它从根本上改变了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学校的现象,打破了几千年来剥削阶级对教育的垄断,使劳动人民获得了受教育的优先权,并把教育事业掌握到自己的手中,学校由资产阶级专政的工具逐步改造成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它拆毁着几千年来剥削阶级所设置的“学而优则仕”、“读书做官”的阶梯,使学校不再为资产阶级培养精神贵族,而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培养出一批又一批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它推动广大知识分子走上同工农相结合的道路,不断转变旧思想,决心做“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的战士;它深刻批判了从孔老二到刘少奇、林彪所鼓吹的“上智下愚”、“知识私有”、“智育第一”、“天才教育”、轻视工农、鄙弃体力劳动等反动观点,深刻批判了各个学科领域的尊儒反法思想和唯心论形而上学思想体系,宣布同资产阶级法权思想和旧传统观念实行彻底决裂。这种崭新的教育制度必将成为改造社会的强有力的工具,并为逐步向共产主义过渡创造条件。


  
    遵照毛主席关于“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伟大指示,广大城市医务工作者深入农村,开展巡回医疗;赤脚医生象雨后的春苗一样茁壮成长;合作医疗不断巩固和发展。这就使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逐步地移到农村,开始改变了农村缺医少药的面貌。卫生革命从根本上批判了医务界的资产阶级法权思想和旧医疗作风,使白求恩同志那种“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共产主义精神得到发扬。


  
    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对于革命的样板戏和宣扬革命的新生事物的新影片,对于教育革命的一系列新生事物,对于卫生革命和赤脚医生对党内走资派进行的斗争,等等,也都极为不满。他们攻击这些领域里的革命行动是什么“极‘左’”,总想为修正主义的文艺路线、教育路线、卫生路线翻案。对他们这种复辟倒退、反攻倒算的言行,我们难道可以袖手旁观、听之任之吗?


  
    逐步缩小城乡之间、工农之间、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之间的差别,是在无产阶级专政下限制资产阶级法权的一个重要方面。广大干部和工农商学兵走“五·七”道路,干部参加集体生产劳动,以及文艺、教育、卫生等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都是缩小三大差别的重要的革命措施。


    在这方面,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也具有重大的和深远的意义。千百万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是一场革命运动,是前所未有的伟大创举。它进一步密切了社会主义的城市和农村、工人和农民、工业和农业之间的血肉联系。知识青年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从思想感情上缩小了同劳动人民的差距,他们把文化知识带到农村,帮助贫下中农学理论,学文化,和社员一起大搞农业科学实验,这样就促进了劳动人民知识化和知识分子劳动化。知识青年迎着斗争的风雨到农村安家落户,是向旧的传统观念和资产阶级法权思想宣战,它标志着具有共产主义远大理想、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又能劳动的一代新人正在广阔天地里锻炼成长,标志着老一辈革命家所开创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后继有人。


  
    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总想巩固和扩大资产阶级法权,巩固和扩大三大差别。他们想要保持自己的特权,甚至想要使之成为世袭的特权。他们所谓“要挑中学生好的,要直接上大学”,就是反对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就是要为资产阶级和党内走资派培养接班人。广大青年决不会上他们的当。


  
    限制资产阶级法权,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归根到底要靠一条马克思主义的正确路线。毛主席指出:“一个路线,一种观点,要经常讲,反复讲。只给少数人讲不行,要使广大革命群众都知道。”文化大革命以来,广大干部和群众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掀起了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热潮。工农干部读书班层层举办,革命大批判深入开展。经过文化大革命和批孔运动的锻炼,一支宏大的工农兵理论队伍迅速发展起来,在反修防修的伟大斗争中发挥了巨大的战斗作用。这些新生事物的成长,对于提高广大干部和群众的阶级斗争、路线斗争觉悟,对于在本世纪和下世纪,坚持马克思主义,反对修正主义,把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坚持下去,都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口口声声说要“全面落实”毛主席的三项指示,实际上却在给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评论《水浒》的群众运动大泼冷水。事实说明,他们说的“三项指示为纲”,只不过是为了从根本上否定以阶级斗争为纲。学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群众运动使他们害怕极了,才想出这个折中主义的花招来进行对抗。在反击右倾翻案风的伟大斗争中,我们一定要加倍努力学习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斗争、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更深入更有力地批判修正主义。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使我国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一个强大的推动力。”社会主义新生事物的发展,使人们不断冲破资产阶级法权的狭隘眼界,极大地调动了亿万群众的社会主义积极性和创造力,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和文化科学事业的繁荣。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的群众运动如春潮澎湃,群众性的科研活动蓬勃发展,专业科技人员同工农相结合,开门办科研,硕果累累。我国各条战线正在出现一个崭新的局面。


  
    社会主义新生事物,是在毛主席革命路线的阳光照耀下诞生、成长的。它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反映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必然战胜资本主义的历史趋势,具有无限广阔的发展前途。高路入云端。新生事物的成长打开了人们的眼界,把一条通向共产主义的金光大道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但是,我们必须看到,任何新生事物的成长都是要经过艰难曲折的。在存在着阶级的社会里,以新事物代替旧事物的社会变革,总要激起反动势力的强烈抵制和反抗。反对还是支持新生事物的斗争,实质上是复辟和反复辟的斗争。资产阶级及其代表人物疯狂攻击和反对革命的新生事物,是为了维护资产阶级法权,妄图复辟资本主义。资产阶级法权是资产阶级和修正主义赖以生存的土壤。


    老的资产阶级分子失去政权和生产资料以后,拚命抓住资产阶级法权不放,把它作为搞复辟活动的一个重要条件。新的资产阶级分子和想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也企图通过巩固、扩大和强化资产阶级法权来发展资本主义。新老资产阶级分子从社会主义新生事物的成长看到了自己末日的来临,因此必然对它表现出极度的恐惧和仇视。支持还是反对社会主义新生事物的斗争同对资产阶级法权限制和反限制的斗争紧密联系在一起,成为社会主义时期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斗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解放以来,在我党经历的几次重大路线斗争中,修正主义路线的头子刘少奇一类都疯狂反对和扼杀社会主义的新生事物,反对限制资产阶级法权,其目的是为了实现“克己复礼”的反革命复辟阴谋。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去年刮起的右倾翻案风,正是刘少奇的修正主义路线的继续。右倾翻案风的鼓吹者对文化大革命以来涌现的社会主义新生事物进行了全面的恶毒攻击。他们为了反对和扼杀社会主义新生事物,推行巩固、扩大和强化资产阶级法权的修正主义路线,公然学着孔老二的腔调叫喊:“名不正,言不顺,首先要正名!”反动气焰何等嚣张!右倾翻案风的鼓吹者到处讲话,到处放毒,疯狂地向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反攻倒算。这种阶级斗争的严重现象,难道不值得我们每一个革命同志深思吗?


  
    右倾翻案风的鼓吹者攻击社会主义新生事物对资产阶级法权的限制是“根本脱离实际,现在就要搞共产主义。”他们所说的“实际”,说穿了,不过是那些旧社会遗留下来的“痕迹”。对于这些东西,我们岂止要“脱离”,而且要运用无产阶级专政的力量,通过社会主义革命一步一步地把它铲除。


    反对同它脱离,就是反对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说我们“现在就要搞共产主义”,这种谣言和诡辩也不是什么新鲜货色。刘少奇一伙不就攻击人民公社、大跃进是“想一步跨进共产主义”吗?刮右倾翻案风的奇谈怪论,不过是修正主义的老调重弹!值得我们警惕的倒是,虽然经过了一次文化大革命,但党内不肯改悔的走资派仍然坚持修正主义路线,坚持搞资本主义。在他们看来,只有回到修正主义老路,把文化大革命中已经被群众批判过的那些修正主义货色重新搬出来,才叫“不脱离实际”。对于他们复辟资本主义的种种言行,我们必须予以迎头痛击!


  
    右倾翻案风的鼓吹者攻击社会主义新生事物对资产阶级法权的限制是“形而上学”。其实,他们自己的世界观才是地地道道的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他们反对用对立统一规律观察社会主义社会,否认社会主义是一个不断革命的过程,否认资产阶级法权是一个历史的范畴。在他们眼里,资产阶级法权就象是孔老二所说的那个“礼”一样,是天经地义的、神圣不可侵犯的。列宁早就说过:“资产阶级总是非常虚伪地把社会主义看成是一种僵死的、凝固的、一成不变的东西”。这不正是对他们那种反动的资产阶级世界观最深刻的揭露和批判吗!


  
    “新陈代谢是宇宙间普遍的永远不可抵抗的规律。”社会主义的新生事物必然要战胜资本主义的腐朽事物,取而代之。这个历史发展的总趋势是任何人也改变不了的。我们一定要在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指引下,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大力扶植革命的新生事物,为反修防修、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而斗争。让资产阶级在我们面前发抖吧!无产阶级旋转乾坤的巨手必将把整个旧世界翻转过来,使共产主义的光辉普照全球。----试看天地翻覆!

人民日报一九七六年二月二十二日(第二版)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暂无评论
   快速回复
用户名: 密  码: 

 

内  容:

         立即注册
红军旗毛泽东博览 环 球 视 野 共产主义社区南街村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关闭 红军在线论坛关闭 毛 旗 网 关闭 先锋工人网 解放区的天关闭
毛泽东网摘关闭 红歌会论坛关闭 苏联共产党论坛 山 亭 公 社 马克思与科学社会关闭 马克思主义文库 追求真理真理 中国工人网关闭
秘鲁共产主义网 共 产 网 科学共产主义网关闭 毛泽东时代网关闭 红色正义网集 朝鲜之声华语网 毛主席红色旋律 中华网论坛
人民万岁网关闭 红色电影院关闭 毛主席纪念馆 马克思纪念馆 东 方 红 网 朝鲜劳动新闻 更多友情链接 五 四 青 年 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本站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10 共产主义旗帜网 All Rights Reserved.